小孟喵w

新人寫手,繁體注意
偶爾賣賣安麗

2018.11.04 戀與記錄

三張李澤言的新卡:分秒之間、浪漫憧憬、雨中赴約

舊坑(三)-花千骨&重紫

文案

原本只是想重紫如果有一個像糖寶那樣的靈蟲,會怎麼樣

後來又想到亡月會修補魂魄,可以將花千骨的魂魄給他補

就變成這個故事(腦洞)了

這是一個幸運(倒楣)姑娘林小蝶被某大神(作者)選上,到花千骨和重紫的世界完成任務的故事

楔子

眼前是一片黑暗,是夢嗎?林小蝶心想。

這時她的耳邊響起一女聲:「林小蝶...林小蝶...」

「是誰在叫我?」林小蝶四處張望,看見前方不遠處有一模糊人影,只能勉強辨認出是個女子。

「喜歡花千骨和重紫這兩個故事嗎?」那女子問。

「喜歡哪!」林小蝶毫不猶豫。

「那想不想改變他們的命運呢?」女子又問。

「當然想!」她真的是想將那兩個愛的辛苦的女主角拯救出來。

那女子似是欣慰的笑了:「很好,看來本尊沒選錯人。」

林小蝶有些疑惑:「我該怎麼做?你又是誰?」

「本尊是天道的管理之神,碧軒。首先你必須到虛天冥境找本尊的老朋友。」

「老朋友?」

「魔神亡月。」

 

一、虛天冥境

「這裡就是虛天冥境呀?」林小蝶好奇的四處張望:「看起來有點像是小說裡描寫的魔宮。不曉得亡月在哪裡?」

「找我嗎?」這時她後面有聲音傳來。

「呀啊!」林小蝶嚇了一跳,轉過身一看。黑斗篷、遮住上半張臉、尖尖的下巴和薄薄的唇露在外面、膚色略顯蒼白。『和書上描述的一樣,應該是他。』林小蝶心想:『不過還是確認一下好了。』於是她問:「你是亡月?」

「是。」亡月說:「找我有事?」

林小蝶說:「是碧軒大神要我來的,她說和你打好關係才能完成下一個任務。」

「哦?是她?」亡月勾起嘴角:「那你就留下吧。」

於是林小蝶就在虛天魔宮住下了,閒來無事和亡月聊聊天,或是修練碧軒給自己的一些術法典籍,日子過的也愜意快活。

某天,林小蝶正準備修煉,就發現手上的手鍊發出光來。那條手鍊在她到了虛天冥境時便戴在她手上,怎麼也拿不下來,小蝶也不在意。『怎麼發光了?』小蝶正想著,就看到那模糊的人影又出現在面前:「林小蝶。」

「碧軒大神。」小蝶訝異:「你怎麼來了?是要交代我新的任務嗎?」

碧軒點頭:「我現在要送你去長留山。」

 

二、長留山

小蝶在長留山上空飄著:「這裡就是長留山呀?從上面看下去可真壯觀!」『可是任務是什麼呢?大神也沒說該做什麼,就只把我傳過來。』小蝶邊緩緩降落邊想著,卻被底下數千名弟子的大陣仗嚇了一跳:『怎麼這麼多人?難道今天有什麼祭典還是活動嗎?』她找了個空位落地,發現所有人全部都在看著她,看得她毛骨悚然。

「想必這位便是碧軒大神派來的異界神使了吧。」高臺上有個人說道。小蝶循聲望去,高臺上前方站著三名男子,後頭還有數人,男女皆有。正是三尊和他們的徒弟,說話的是世尊摩嚴。

『異界神使?是在說我嗎?碧軒大神派來的,那應該是我沒錯。』小蝶飛向高臺,落在摩嚴面前:「我的確是碧軒大神派來的。你們這麼多人聚在這裡,該不會是在歡迎我吧?」說話間,眼神已將高臺上的所有人掃過一遍,摩嚴、笙簫默、落十一、火夕、舞青蘿、朔風、霓漫天等,還有…最後小蝶的注意力放在了男女主角身上。

白子畫真的很「仙」,和電視劇裡的那些完全不同,那是種無法形容的,真正的仙才有的感覺。站在他身邊的,是可愛的花千骨,綁著兩包包頭,四周好像有一股氣場,和一般的小女孩不一樣。

「正是。」摩嚴說:「不知神使來此有何要事?」「嗯?喔。」林小蝶回過神來:「大神沒說。不過…」她看著白子畫:「我希望能住在絕情殿,等大神給我新的指示,可以嗎?」小蝶想既然要改變男女主角的命運,要先和他們打好關係才能進行下一步,住在絕情殿最方便。

白子畫開口了:「神使之命,不敢不從。」「這是答應的意思吧?」小蝶說:「別叫我神使啦,聽起來怪彆扭的。我的名字是林小蝶,叫我小蝶就行了。」

然後她笑瞇瞇的看向花千骨:「你就是花千骨對吧?真的長的好可愛呦!」「謝謝神使大人誇獎。」花千骨害羞的微微低下頭。

「就說別叫我神使大人啦!以後就請你多多指教了。」小蝶又對著摩嚴說:「你們可以回去做自己的事啦!還站在這裡幹嘛。有什麼事我問小千骨和尊上就可以了。」接著她轉向千骨:「我們走吧!絕情殿在哪個方向?」花千骨看了看白子畫,見白子畫對她微微點頭,才對小蝶說:「請跟我來。」

 

三、絕情殿

「小千骨你今年幾歲了?」「我今年十六了。」「十六了啊…」離太白神器之戰還有一年,小蝶想。接著她話鋒一轉:「對了,怎麼沒見到糖寶?」「糖寶還在睡,等一下你就會見到了。」花千骨說:「前面就是絕情殿了。」

小蝶看著花園裡各樣的花草:「小千骨,這些花都是你種的?」「是的。」「真厲害呀!我總是照顧不好植物,有沒有什麼訣竅?」「神使也需要照顧植物嗎?」花千骨有些好奇的問。

小蝶笑著說:「其實我只是一個被大神選上的普通人,之前並不是神使,法術也是幾個月前才開始練的。」

「可你剛剛看到那麼多人都不會緊張嗎?」花千骨說:「像我之前回茅山接任掌門,看到那麼多弟子,我都有點不知所措。要不是有糖寶和雲隱,我肯定不知該怎麼做。」

「我之前也有接受過一點訓練的。」身為表演系的學生,臨場反應不好怎麼行呢?學校的各位老師,我應該沒給你們丟臉吧!小蝶心想。

花千骨正帶著小蝶參觀絕情殿:「這裡是書房,這裡是廚房,那間是師父的臥室,這是我的房間,你就住我隔壁吧。」「好。」

她們一踏進花千骨的房間,立刻有一個綠色的東西飛過來:「骨頭娘親!」「糖寶。」花千骨接住了他:「怎麼了?」

「骨頭娘親,今天是那個異界神使來的日子嗎?」

「是呀,她就在這兒。」花千骨說:「糖寶,這是林小蝶。從今天開始,她就要和我們一起住在絕情殿。」小蝶笑著打招呼:「糖寶你好,我是林小蝶。」「你好,我是糖寶。」

 

四、長留生活

「師父──小蝶──吃飯了-」小蝶正在房間裡發呆,聽見花千骨叫她,立刻回神,往偏廳走去。

「小千骨每天都做這麼多菜呀!」一進偏廳,小蝶看到桌上六七道精緻的菜餚,忍不住說。「今天為了歡迎小蝶你,我特地多做了幾道菜。」花千骨說:「平時只有三四道菜的。」「那真的要多謝小千骨了。」小蝶笑著說。

吃完了飯,白子畫逕自回房去了,留下了千骨和小蝶二人收拾桌面。「小千骨你做的菜真好吃,能不能也教教我怎麼做?」「當然可以啊!」花千骨說:「以前絕情殿就我和師父兩個人住,雖然有糖寶陪我,但感覺還是有點冷清。以後你住在這裡,絕情殿就更熱鬧啦!」「嗯!」

收拾完畢各自回房,小蝶才剛坐下,就看見手鍊又發出光來。『碧軒大神又有新指示了嗎?』小蝶正想著,果然面前又出現那人影:「林小蝶。」

「碧軒大神。」小蝶立刻站了起來:「有什麼吩咐嗎?」

「你現在要想辦法去除阻礙他們在一起的任何因素。」碧軒說:「尤其是…長留的…那兩個人。」說完她就消失了。

『那兩個人?』小蝶想:『大神指的是誰?』她把故事從頭到尾想了一遍,除了那些妖魔和異朽閣的人,長留最阻礙他們在一起的是…『摩嚴和霓漫天!』『可是要怎麼做呢?』小蝶腦中列出了許多方案,卻又被自己一一否決。

「想不出來,算了不想了,明天再說,反正時間還很長。先睡覺!」


2015/07/12

戀與記錄 2018.10.21

半個月前拿到的新卡-霓虹深處,與今天進化的幾張卡:向陽、黑白回憶、秋之諾言、獨家造型、逆光而行

舊坑(二)-紫英

第一章

「唔...」頭好疼,我這是在哪兒?「小雪!你醒了!」是誰在叫我?我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焦急的臉。「采萱…」我緩緩坐起,環顧四周:「這裡是…醫院?我這是怎麼了?」「你出了車禍,還記得嗎?」「嗯…」采萱說:「撞你們的是個酒駕闖紅燈的,已經被警察找到了。他說你們的醫藥費他全權負責,要不怎麼會有這麼高級的雙人病房可以住。」「是喔…等等!我記得除了我之外,還有別人…」采萱點點頭:「對呀!還有一個男生。」她站起來,拉開身後的簾子:「就在你隔壁床,好像撞到了頭,到現在還沒醒。」「是喔…」

「滴滴!」采萱拿起手機看了看。「小雪,我有事要先走了,等下百合姊會來看妳。」「知道了!」采萱匆匆忙忙的走了。過了一會兒,一名長髮飄逸的女子匆匆推門而入:「小雪!妳沒事吧?」她看到我打上石膏的左腳,皺了皺眉頭:「還好現在是暑假,不然妳這樣怎麼去學校上課?」「姊,打石膏也可以去學校上課呀!」我不以為意:「而且這對我沒什麼影響,我本來就不愛出門,在家好好休養幾個月就好了。」姊姊搖搖頭:「隨便妳,不過我可沒那麼多時間照顧妳。」

姊姊看了看隔壁床:「那個男孩子是誰?妳男朋友嗎?怎麼沒介紹給我認識?」「才不是!我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是在cos展上認識的,朋友的團員。因為剛好順路,所以載他一程。」「是嗎?只是因為順路?」我小聲說:「要不是因為他扮紫英,我才不會載他。」姊姊笑了笑:「我就知道。」「什麼嘛!姊!」「好了好了,我出去問一下護士該注意的事項,妳就好好休息吧。」「好無聊喔…」躺在床上也不知道要做什麼,迷迷糊糊的又睡著了。

當天夜裡,我夢到自己穿到仙四,加入了主角團,和他們一起尋找三寒器,一起在即墨看花燈,一起阻止瓊華飛升,最後看到的是一雙眼睛,有著深深的憂傷和無奈,那是…

「紫英!」我驚醒過來,發現周圍一片漆黑,安靜的夜晚只有窗外淅瀝瀝下著大雨。我從小最怕的就是黑暗,晚上睡覺都要點燈,這樣的情況還是第一次發生。我開始感到害怕,正不知所措時,「轟隆!」「啊!」我被雷聲嚇的驚聲尖叫。

「妳沒事吧?」旁邊不知何時站了一個人,我一把拉住他的手。「妳…?」「好可怕…你不要走,留下來陪我…」「好,我不走。」「呵呵…」得到那人的回覆,我漸漸放鬆下來,不知不覺又睡著了。

  

第二章

第二天早晨,白雪醒來,發現自己的床邊趴了一個人。『嗯?是昨晚被我拉住的那個人?隔壁床的男生?』白雪心想:『嘻嘻,叫他別走,他還真的整晚待在這。』白雪對他的好感又多了幾分。『不得不說,他長的還真是好看,英挺的鼻梁、長長的睫毛,嘖嘖...』正當白雪仔細打量他時,少年睜開了眼睛。『連眼睛也這麼好看...咦?』白雪心裡正想著,突然看到他睜開眼睛,嚇了一跳,連忙將視線移開。「咳,你醒了。」白雪開口,臉有點微紅:「昨晚真是謝謝你。」少年站起身,微微搖頭:「舉手之勞,不必客氣。」白雪笑了笑,看向他:「別這麼說,昨晚我真的怕得很,還好有你在。」少年沒有回答。

「對了,還不知道的名字呢!我叫白雪。」「在下慕容紫英。姑娘可否告知此處為何處?在下為何在此?」『慕容紫英?』白雪暗道:『是巧合嗎?可是他說話的方式...不曉得能不能多套些情報出來呢?』白雪打定主意,便開口問道:「你還記得之前發生什麼事嗎?」慕容紫英說:「在下記得自己正要從青鸞峰離開御劍回劍塚,途中被一個在空中的漩渦吸入,醒來便在此處。」『果然不是巧合,不過到底是真的紫英穿越過來,還是這人撞到頭胡言亂語,還有待觀察。』白雪說:「這裡是醫館,你受傷了要好好休息,去床上躺著吧,我找大夫來幫你看看。其他事情我之後再跟你說。」慕容紫英乖乖照做後,白雪按下了旁邊的服務鈴。

過了一會兒,護士進來做了檢查:「沒有腦震盪的跡象,不過還是要住院觀察。如果沒事的話,三天之後就可以出院了。」然後她又轉向白雪:「你也是一樣,三天以後就可以出院了,不過要回來複檢。」「我知道了。謝謝護士姊姊。」白雪笑咪咪的說。慕容紫英也對護士點點頭:「多謝。」護士也微笑點點頭:「如果沒事的話我先走了,我還要去看其他病人。」說完就匆匆的走了。

護士離開後,白雪看慕容紫英盤腿坐在床上,貌似是在修行,也不敢開口打擾他,看了一眼時間,早上八點。『肚子好餓喔!我不能出去買吃的,也不可能讓紫英去,為了這種事按服務鈴好像不太好…』白雪側躺著,邊看著紫英專注的神情邊想著:『紫英不曉得會不會餓,雖然他說什麼「五穀都是濁氣不利於修行」,可是畢竟不是同一具身體,又是在車禍過後需要補充營養的時候。不曉得等一下會不會有人帶早餐來看我呢?』

白雪正想著,就聽見外面有人敲門。「請進!」白雪說。這時他看到紫英的眼睛也睜開了,不曉得是不是打坐結束了。「小雪我來看妳了!我帶了吃的給你!」「采萱你真好!我肚子正餓呢!」白雪開心的坐起來。「我帶了些粥來,你姊姊做的。」采萱走進來,轉頭看到慕容紫英。「咦?他醒啦?」「對呀!他叫慕容紫英。」白雪笑了笑,又轉頭對紫英說:「這是我朋友采萱。」「采萱姑娘。」紫英對采萱點點頭。「哎,你好。」采萱有點疑惑:「小雪,這是怎麼回事?」白雪說:「這說來話也不是很長,可是我想先吃飯。」她轉頭問紫英:「紫英你吃不吃?」見紫英搖頭,白雪說:「真的不吃?那我自己吃。」

 

第三章

吃完早飯,采萱說:「小雪,現在可以說了吧!」白雪說:「其實事情很簡單,他醒來便說他是慕容紫英,也不曉得是真的還假的。」「什麼真的假的?」「采萱你不懂,如果是真的也就算了,如果敢假扮紫英還OOC的話,不可饒恕!」「小雪,你...」「什麼?」「你還真是個紫英控!」「我不是紫英控!你才紫英控!你全家都紫英控!」「唉呦!小雪你明明知道,我是支持霄美人的!」「霄美人?」這時旁邊默默打坐的紫英突然開口,將忘了旁還有第三者,而且還是個當事人的兩位少女嚇了一大跳。

──────────這是三人溝通的分隔線──────────

「既然已經確定是反穿越,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了解這具身體原主人的詳細資訊,越詳細越好!」白雪下了結論。「沒問題,這個交給我吧!」采萱笑了笑:「只要一通電話,保證讓你們出院前有結果!」她站起身:「我出去打電話,你們慢慢聊!」

采萱出門後,白雪和紫英相看兩無言。紫英本就是不喜說話的性子,白雪則是緊張得說不出話來,自己的本命男神、二次元偶像在自己面前,怎能不緊張?『怎麼辦?我好緊張。不行!得想辦法和紫英搭上話...』她正想著,看到紫英又準備打坐,連忙開口:「那個,紫英!」看紫英望向她,白雪更緊張了:「那個...今天天氣真好!」紫英看了一眼窗外烏雲密布的天氣,回給她六個點:「......」白雪:「呵呵...那個...既然閒著也是閒著,我和你說說這個世界的情況好了。」看紫英點頭,白雪便開始說:「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叫做地球,地球上有七大洲、五大洋…」

白雪一開始還有點緊張,不過當她看到紫英像個好學生似的認真聽講,不懂時還會發問,心裡就有一股成就感。於是當采萱帶著午餐回來時,就看到兩人有說有笑的。


2014/06/25

2018.10.07 戀與記錄

三張新卡
陌路、逆光而行、離弦

p4 是我目前票房最高排名

舊坑(一)-侍衛X千金小姐

主CP:侍衛X千金小姐

副CP:小倌館頭牌X偽花花公子/真千金Gay蜜


千金小姐和父親派來保護她的侍衛兩情相悅,

但礙於身分兩人不能結為連理


千金小姐不願順從父親安排的政治聯姻,

一來她已有了心上人,二來她聽聞對方經常在青樓等地流連,是個花花公子

但經侍衛的查訪,那位公子並不是花花公子

只因他的愛人是青樓的老闆,亦是隔壁小倌館的頭牌


於是千金小姐與公子達成協議,兩人假意成親,成一對有名無實之夫妻

成親當日新郎拜完堂並沒有入新房,而是又偷偷溜到花街青樓去了

新房中只剩新娘和她的侍衛情郎一夜繾綣


婚後兩人相處與其說是夫妻更像是朋友閨蜜,

不久後千金發現自己懷孕了,

除了當事人四人,大家都以為孩子是公子的(公子喜當爹了


只有侍衛一個人知道公子其實是自己的堂弟

(這狗血設定只是為了讓孩子和侍衛同姓

他也本是名門之後,只是遭奸人陷害才家道中落隱姓埋名

2015.06.11

電腦裡有好多黑歷史文坑,考慮在這兒做個備份,不打tag,看的到是緣分

戀與記錄 2018.09.30

普通關卡全三星達成!

p2 本月簽到卡焦點
p3 沐光進化(其實買也進化了,沒截到圖
p4.5.6 為了成就升了一張卡

2018.09.15 戀與記錄

所有人副本全部滿星了

p5 p6 滿七十級了

p7 活動SSR到手

p8 進化了溺海

p9 p10 開了兩個約會,洛的約會快開完了

2018.09.10 戀與記錄

十天的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