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孟喵w

新人寫手,繁體注意
偶爾賣賣安麗

舊坑(四)【古劍二】偃甲姑娘

 (一)

「叭-」「嗷-好痛!」當我被車撞倒在地時,眼睛最後捕捉到的畫面是滿地的鮮血。『我該不會要死了吧…』這是我失去意識前心裡想的最後一句話。

當我再度感覺到我自己的身體時,只覺得全身僵硬的像木頭似的。『原來我沒死嗎?』我緩緩睜開眼睛,第一眼看見的是個穿藍衣的少年,他有一頭棕髮,綁著馬尾,還有一根呆毛。『怎麼感覺那麼眼熟...』

少年和我對視了三秒鐘,轉頭向外面喊:「師父~師父~」『聲音也好熟...』「無異,何事?」外面傳來一溫潤男聲,少年的師父走了進來。我偏過頭去打量他,他身穿紅白相間的衣服,右眼還帶著單片鏡。『這身裝扮...』他看到我也愣了一下。當我終於想起在哪裡看過這兩人時,卻聽見少年對他師父說:「師父,偃甲成精啦!」

『咦?這是什麼情況?』我聞言呆了呆:『難道我在原本的世界已經死了,卻借偃甲還魂嗎?』我正想開口問,他們卻已經討論起來:「師父,我沒有把冥思盒放進去,它怎麼就自己動起來啦?」「為師也是頭一次見到這種情形...」他們實在太旁若無人,發出的光芒都快把我的鈦合金狗眼,喔不,是偃甲眼給閃瞎啦。

我實在不忍心打斷他們融洽的氣氛,只好開始思考目前的情況。謝衣臉上沒有魔紋,手上有印記,應該是2.0。那現在的時間點,不是去捐毒之前,就是一切完結之後謝衣被重造,可是樂樂都叫師父了,應該不會是前者。至於後者,謝衣真有那麼容易重造嗎?但也不是不可能,這猜測可以保留。還有第三種可能就是平行世界。還是得先問出現在的時間點才行。

我看他們已經從偃甲創造不知何時跑題到人生哲學去了,只得出聲打斷:「兩位,很抱歉打擾你們,但我想先說件事。」我坐起身,見兩人停下對話看向我,才慢悠悠的說:「我想我應該不是什麼偃甲成精,只是一抹異世的孤魂,附在這偃甲上罷了。」

「異世?」「孤魂?」兩人表情各異的看著我,樂無異一臉興奮,而謝衣則是若有所思的樣子。

『你們兩關注點為什麼不一樣?這樣要我如何解釋?』我在心裡默默想著。「我說異世是因為在我原本的世界裡沒有偃甲這種東西,我只在故事裡聽過。至於孤魂,是因為我大概是死了。」「死了?」這回他們倆到是異口同聲。

「雖然不是很肯定,不過被車撞了,流了滿地血,應該是活不成了吧。」我不以為意的說。反正在那世界也沒甚麼好留戀的,重新開始也不錯,只可惜了新買的吉他。

「想請教二位,這裡是何處?」樂無異有點半吐槽的說:「一般不都會問我們是誰嗎?為什麼會問這裡是哪裡呀?」「因為我已經知道你們是誰啦!」我微笑看向他們:「樂無異、謝衣,對不對?」

樂無異驚訝的問:「你怎麼會知道我和師父的名字?」「我剛才不是說在故事中聽過偃甲這個詞嗎?就是你們的故事呀!」「原來如此。」一直沒說話的謝衣終於讀完條,喔不對,是終於思考完開口了:「此處為龍兵嶼。」

「龍兵嶼呀……」原來已經是故事完結了嗎?

「不知姑娘如何稱呼?」謝衣問我。「你們叫我小玉就好了。」我不太想把真名報出來,報出來也沒啥意義。

樂無異有點失望的說:「這偃甲人的名字我都想好了說,就叫做……」「你最好不要把他說出來,」我語帶威脅的打斷他:「我可不想聽到我本來要做金剛力士幾號。」樂無異被我的目光盯的低下頭去,他小聲的說:「偃甲人的名字怎麼可能叫金剛力士......」但他大概也知道自己取名的水準,嘟囔了幾句就不再說話。

我舉起了手,看到左右兩隻手掌上不同的印記,一個是遊戲中見過的謝衣的印記,另一個印記一定就是樂無異的了。看著印記,我突然想到一件事:「能不能拿一面鏡子過來?」

樂無異很快的拿了一面鏡子過來,我仔細一瞧,忍不住開口問:「這鏡子.....?」樂無異介紹說:「這鏡子是之前我和師父一起研究出來的,比一般的銅鏡清楚的多。你可以試試看。」我伸手接過,忍不住喃喃自語:「偃師果真是跨越時空的存在呀!」

仔細端詳了一番鏡中的容顏,不是特別漂亮,就是一清秀佳人的模樣。我摸了摸自己的臉,又扯了扯頭髮。長短不一的雙馬尾,垂下來到胸口。瞄了眼自己的胸,目測不是D就是C。身上穿了一件淺綠色的裙裝,和阿阮那件有點相似。我這才反應過來,除了臉不同,髮型和服裝根本就是阿阮的樣子嘛!

我本來還想好好檢查一下全身的,可是當著他們兩個男生的面不好動手,只得放棄這念頭。我把鏡子還給樂無異,然後問他們:「這偃甲人還沒完成對吧?」謝衣說:「是的,還有些細部需要調整的地方。」

我又問:「你們為什麼想要做這個偃甲人?」樂無異說:「原本是阿阮妹妹要做給夷則的,希望能在她變回露草之後,給夷則做個念想。但夷則知道之後,又叫我們不要做了。」「那你們為什麼還?」「因為夷則知道的時候,已經快完成了,所以就臨時換了一張臉。」

「……」原來老娘就是一個被人退貨的商品!

 


(二)

我一個人無聊的待在偃甲房裡,謝衣和樂無異被大祭司找去議事了。「好無聊啊~~」我坐在工作檯上,百無聊賴的晃著腿。

「他們議的是什麼事啊?怎麼那麼久還不回來……」思想發散的我就從『不曉得現在龍兵嶼的大祭司是誰』想到『我是怎麼穿過來的』再到『我是不是可以自己做一把吉他出來』。

正在我努力回想那本關於自製吉他的書時,一個小女孩跑了進來。她看到我,停下腳步,用脆生生的嗓音問:「你是誰?我以前沒有見過你。」

『是小蘿莉!』我看到小蘿莉,眼睛都發亮了。我從工作檯上跳下來:「小妹妹,你是誰家的?這地方你常來嗎?」小姑娘點點頭:「我叫秦雪,這地方我常來的,無異叔叔和謝伯伯常讓我進來玩。」

無異叔叔和謝伯伯......這輩分差的......咦?等等,晴雪?「妳是不是有一個哥哥?」「對呀,大姊姊妳怎麼知道?」不會吧!難道真的是風晴雪?風晴雪小時候應該沒離開過幽都吧?

我正想再問個仔細,外面又有聲音傳來:「秦雪!秦雪!」小姑娘高興的朝外面喊:「我在這裡!」「妳這孩子,怎麼到處亂跑。」走進來的是聞人羽。小姑娘笑嘻嘻的跑過去:「娘親!」

聞人羽是風晴雪的娘?我整個人都不好了,只得呆呆的看著小姑娘問聞人羽:「娘親妳看,沒見過的大姊姊。娘親知道她是誰嗎?」

聞人羽打量我一番:「是......阮妹妹?不對,是無異做的偃甲人吧。看起來還有點呆滯,說不定是失敗品。」

『我才不是失敗品!』我想反駁,卻發現自己全身動彈不得。『怎麼回事?我怎麼全身動不了了?』

「娘親,大姐姐是偃甲人嗎?跟謝伯伯一樣?」小蘿莉問。「嗯,是呀。」聞人羽說:「小雪,走吧,剛剛你無異叔叔在找妳呢。」

她們出去以後,我才慢慢恢復。『剛剛到底是怎麼了?是因為聞人羽?』我百思不得其解,正好這時謝衣進來了,我連忙將剛才的事情告訴了他。他聽了之後,告訴我說是因為我的身體還沒有完成,他會盡快將我的身體製作完成。

「剛才那個小妹妹是誰?」「那是聞人姑娘,不,現在應該稱他為秦夫人了。」謝衣說:「她和秦百將在三年前…」「等一下!」我驚訝地打斷了謝衣:「聞人羽結婚了?」謝衣問:「是的。為何如此驚訝?」「沒什麼。不過原來這世界的CP不是官配走向啊…」

「CP?官配?何意?」「這一時之間也說不清,下回再告訴你。你說的秦百將是秦煬?聞人羽的師兄?」「是的。」

「那個小妹妹說他叫秦雪,還有一個哥哥。和我聽過的另一個故事的女主角好像,我剛剛還差點認錯了呢。對了,他哥哥叫什麼名字?」總不可能叫廣陌吧。「秦風。」

有風有雪有雨有陽,他們家是將天氣都承包了嗎?比天氣姐還強。


(三)

當天晚上,我躺在偃甲房的工作檯上,怎麼也睡不著。「現在離太陽下山才過多久,他們就要休息了。古人都這麼早睡嗎?」我坐起來,就著窗外的月光掃視四周,看有沒有什麼事可以打發時間。瞥見桌上的偃甲圖譜,我想到白天關於自製吉他的事情。『反正也沒事可做,就來畫圖好了。』

點起蠟燭,我找了白紙,準備開始畫吉他設計圖。好不容易將墨磨好,卻發現一個問題:我不會用毛筆!試了幾次都畫不好,我乾脆放棄毛筆,直接用手指沾墨畫。

「呼~完成了!」我抬起頭來,蠟燭已經剩下一半了,看了看窗外,月亮已經不知移動到哪裡去了。「沒有時鐘果然不方便,都不曉得現在的時間。算了!休息吧!」我將東西收拾好,手用剛才畫失敗的紙擦了擦,拿著設計圖又躺回工作檯上,這次很快就睡著了。

第二天,我是被一聲爆炸聲吵醒的。「怎麼了?怎麼了?」我被嚇的跳了起來:「地震了?火災了?還是彗星撞地球了?」謝衣和樂無異在收拾地上的碎片,看來是他們製作的偃甲出了問題又爆炸了。

我從工作檯上跳下來:「早安哪,現在幾…什麼時辰了?我應該沒有起的太晚吧?」樂無異回頭說:「早安,現在快要巳時了。」巳時,早上九點,應該不算太晚。我滿意的點點頭,不用鬧鐘我也可以起的很早嘛。

謝衣站了起來:「昨日子時謝某看見偃甲房還亮著,小玉姑娘為何這麼晚還未歇息?」「咦?子時?這麼晚?」果然沒有時鐘還是不行。

「昨天晚上睡不著,就畫了張設計圖。」我把圖展開放在桌上:「你們之後如果有空,可以幫我做出來嗎?」樂無異探頭過來看,好奇的問:「這是什麼?」

我介紹道:「這是一種樂器,叫做吉他。在我們那邊是種很常見的樂器,你們這裡應該沒有。不過…」我話鋒一轉:「現在最重要的,應該是先把我的身體完成吧!」

謝衣說:「是的,請小玉姑娘躺在工作台上,我們要做最後的調適。」才剛下來又要上去…我乖乖躺回工作台上,心想總有種要做手術的感覺。為了緩解緊張,我又問:「對了,你們兩個男生是怎麼做出女生的身體的?有特別研究過啊?你們兩個應該都還沒成親吧?是不是還單身?啊!你們該不會看了阿阮的身體吧?這樣夏公子…」「我們有請娘親幫忙啦!」大概是受不了我的喋喋不休,樂無異打斷了我,然後小聲的說:「怎麼比我還能說…」

「喔!是這樣啊!」我恍然大悟,感到有點不好意思:「抱歉,我有點緊張。」「沒什麼好緊張的啦!」樂無異笑著說:「我們會施一個昏睡咒,等你醒來你的身體就完成啦!準備好了嗎?要開始囉!」

我還來不及回答,就感到一陣暈眩,只看到一道藍色的光閃過,我就失去了意識。

你至少要等我回答啊!不等我回答就直接動手,這樣問了有意義嗎?

 

 (四)

當我醒來後,感覺整個世界都不同了。

「小玉姑娘,你醒了。」我睜開眼睛,看見謝樂二人正關切的看著我。謝衣對我說:「請小玉姑娘檢查看看身體有何不適的地方。」我動了動手腳,身上已經沒有之前那種僵硬的感覺,眼前視野好像也變得清晰了。

「感覺挺好的。」我說:「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聽我這麼說,樂無異笑著對謝衣說:「太好了!師父,我們成功了!」謝衣也對他微笑點頭。看著他們二人的眼神交流和那充滿粉紅泡泡的氣氛,我好像知道這世界的CP走向了…

 

 

「呵~睡得真舒服!」我打了一個呵欠,從床上坐起來,看了看窗外的陽光:「現在該是吃早飯的時間了。」我跳下床,洗漱完畢後便往飯廳走去。

今天是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三天,昨天經過討論,因為偃甲人的事只有這群「圈裡」人知道,所以我是以樂無異遠房表妹的身份住下的。

我走進飯廳,看到謝衣和樂無異已經坐在桌邊,便向他們打招呼:「謝前輩早,『表哥』早。」謝衣和樂無異也和我道早:「早安,小玉姑娘。」「早安,我爺爺的舅舅的外孫女的姑媽的兒子的姪女。」

「耶?」我嚇了一跳:「表哥你竟然能記得我昨天說的這麼一長串,真厲害!」


2015/08/17

2019.01.13 戀與記錄

李澤言生日快樂!

2019.01.02 戀與記錄

把去年截的圖沒放的放上來

2018.12.16 戀與記錄

花了9000鑽拿到一張新卡

以及副本卡碎片二刷完成

2018.12.10 戀與記錄

兩張新卡:糖分過度、風度(都是度?)

p3 進化了陌路

附贈幾張周棋洛小屋禮物及日常

2018.11.20 戀與記錄

今天抽到的除了新出的SSR
還有一張相遇

p5 璀璨的心是拼出來的

p6 洛日映像終於到手了

p7 許墨生日R卡

2018.11.15 戀與記錄

祝許教授生日快樂!

p2 活動獎勵條 明天就能拿到R卡了
p3 給許墨的邀請函
p4 p5 送出邀請函後的短信
p6 許墨的回禮

2018.11.04 戀與記錄

三張李澤言的新卡:分秒之間、浪漫憧憬、雨中赴約

舊坑(三)-花千骨&重紫

文案

原本只是想重紫如果有一個像糖寶那樣的靈蟲,會怎麼樣

後來又想到亡月會修補魂魄,可以將花千骨的魂魄給他補

就變成這個故事(腦洞)了

這是一個幸運(倒楣)姑娘林小蝶被某大神(作者)選上,到花千骨和重紫的世界完成任務的故事

楔子

眼前是一片黑暗,是夢嗎?林小蝶心想。

這時她的耳邊響起一女聲:「林小蝶...林小蝶...」

「是誰在叫我?」林小蝶四處張望,看見前方不遠處有一模糊人影,只能勉強辨認出是個女子。

「喜歡花千骨和重紫這兩個故事嗎?」那女子問。

「喜歡哪!」林小蝶毫不猶豫。

「那想不想改變他們的命運呢?」女子又問。

「當然想!」她真的是想將那兩個愛的辛苦的女主角拯救出來。

那女子似是欣慰的笑了:「很好,看來本尊沒選錯人。」

林小蝶有些疑惑:「我該怎麼做?你又是誰?」

「本尊是天道的管理之神,碧軒。首先你必須到虛天冥境找本尊的老朋友。」

「老朋友?」

「魔神亡月。」

 

一、虛天冥境

「這裡就是虛天冥境呀?」林小蝶好奇的四處張望:「看起來有點像是小說裡描寫的魔宮。不曉得亡月在哪裡?」

「找我嗎?」這時她後面有聲音傳來。

「呀啊!」林小蝶嚇了一跳,轉過身一看。黑斗篷、遮住上半張臉、尖尖的下巴和薄薄的唇露在外面、膚色略顯蒼白。『和書上描述的一樣,應該是他。』林小蝶心想:『不過還是確認一下好了。』於是她問:「你是亡月?」

「是。」亡月說:「找我有事?」

林小蝶說:「是碧軒大神要我來的,她說和你打好關係才能完成下一個任務。」

「哦?是她?」亡月勾起嘴角:「那你就留下吧。」

於是林小蝶就在虛天魔宮住下了,閒來無事和亡月聊聊天,或是修練碧軒給自己的一些術法典籍,日子過的也愜意快活。

某天,林小蝶正準備修煉,就發現手上的手鍊發出光來。那條手鍊在她到了虛天冥境時便戴在她手上,怎麼也拿不下來,小蝶也不在意。『怎麼發光了?』小蝶正想著,就看到那模糊的人影又出現在面前:「林小蝶。」

「碧軒大神。」小蝶訝異:「你怎麼來了?是要交代我新的任務嗎?」

碧軒點頭:「我現在要送你去長留山。」

 

二、長留山

小蝶在長留山上空飄著:「這裡就是長留山呀?從上面看下去可真壯觀!」『可是任務是什麼呢?大神也沒說該做什麼,就只把我傳過來。』小蝶邊緩緩降落邊想著,卻被底下數千名弟子的大陣仗嚇了一跳:『怎麼這麼多人?難道今天有什麼祭典還是活動嗎?』她找了個空位落地,發現所有人全部都在看著她,看得她毛骨悚然。

「想必這位便是碧軒大神派來的異界神使了吧。」高臺上有個人說道。小蝶循聲望去,高臺上前方站著三名男子,後頭還有數人,男女皆有。正是三尊和他們的徒弟,說話的是世尊摩嚴。

『異界神使?是在說我嗎?碧軒大神派來的,那應該是我沒錯。』小蝶飛向高臺,落在摩嚴面前:「我的確是碧軒大神派來的。你們這麼多人聚在這裡,該不會是在歡迎我吧?」說話間,眼神已將高臺上的所有人掃過一遍,摩嚴、笙簫默、落十一、火夕、舞青蘿、朔風、霓漫天等,還有…最後小蝶的注意力放在了男女主角身上。

白子畫真的很「仙」,和電視劇裡的那些完全不同,那是種無法形容的,真正的仙才有的感覺。站在他身邊的,是可愛的花千骨,綁著兩包包頭,四周好像有一股氣場,和一般的小女孩不一樣。

「正是。」摩嚴說:「不知神使來此有何要事?」「嗯?喔。」林小蝶回過神來:「大神沒說。不過…」她看著白子畫:「我希望能住在絕情殿,等大神給我新的指示,可以嗎?」小蝶想既然要改變男女主角的命運,要先和他們打好關係才能進行下一步,住在絕情殿最方便。

白子畫開口了:「神使之命,不敢不從。」「這是答應的意思吧?」小蝶說:「別叫我神使啦,聽起來怪彆扭的。我的名字是林小蝶,叫我小蝶就行了。」

然後她笑瞇瞇的看向花千骨:「你就是花千骨對吧?真的長的好可愛呦!」「謝謝神使大人誇獎。」花千骨害羞的微微低下頭。

「就說別叫我神使大人啦!以後就請你多多指教了。」小蝶又對著摩嚴說:「你們可以回去做自己的事啦!還站在這裡幹嘛。有什麼事我問小千骨和尊上就可以了。」接著她轉向千骨:「我們走吧!絕情殿在哪個方向?」花千骨看了看白子畫,見白子畫對她微微點頭,才對小蝶說:「請跟我來。」

 

三、絕情殿

「小千骨你今年幾歲了?」「我今年十六了。」「十六了啊…」離太白神器之戰還有一年,小蝶想。接著她話鋒一轉:「對了,怎麼沒見到糖寶?」「糖寶還在睡,等一下你就會見到了。」花千骨說:「前面就是絕情殿了。」

小蝶看著花園裡各樣的花草:「小千骨,這些花都是你種的?」「是的。」「真厲害呀!我總是照顧不好植物,有沒有什麼訣竅?」「神使也需要照顧植物嗎?」花千骨有些好奇的問。

小蝶笑著說:「其實我只是一個被大神選上的普通人,之前並不是神使,法術也是幾個月前才開始練的。」

「可你剛剛看到那麼多人都不會緊張嗎?」花千骨說:「像我之前回茅山接任掌門,看到那麼多弟子,我都有點不知所措。要不是有糖寶和雲隱,我肯定不知該怎麼做。」

「我之前也有接受過一點訓練的。」身為表演系的學生,臨場反應不好怎麼行呢?學校的各位老師,我應該沒給你們丟臉吧!小蝶心想。

花千骨正帶著小蝶參觀絕情殿:「這裡是書房,這裡是廚房,那間是師父的臥室,這是我的房間,你就住我隔壁吧。」「好。」

她們一踏進花千骨的房間,立刻有一個綠色的東西飛過來:「骨頭娘親!」「糖寶。」花千骨接住了他:「怎麼了?」

「骨頭娘親,今天是那個異界神使來的日子嗎?」

「是呀,她就在這兒。」花千骨說:「糖寶,這是林小蝶。從今天開始,她就要和我們一起住在絕情殿。」小蝶笑著打招呼:「糖寶你好,我是林小蝶。」「你好,我是糖寶。」

 

四、長留生活

「師父──小蝶──吃飯了-」小蝶正在房間裡發呆,聽見花千骨叫她,立刻回神,往偏廳走去。

「小千骨每天都做這麼多菜呀!」一進偏廳,小蝶看到桌上六七道精緻的菜餚,忍不住說。「今天為了歡迎小蝶你,我特地多做了幾道菜。」花千骨說:「平時只有三四道菜的。」「那真的要多謝小千骨了。」小蝶笑著說。

吃完了飯,白子畫逕自回房去了,留下了千骨和小蝶二人收拾桌面。「小千骨你做的菜真好吃,能不能也教教我怎麼做?」「當然可以啊!」花千骨說:「以前絕情殿就我和師父兩個人住,雖然有糖寶陪我,但感覺還是有點冷清。以後你住在這裡,絕情殿就更熱鬧啦!」「嗯!」

收拾完畢各自回房,小蝶才剛坐下,就看見手鍊又發出光來。『碧軒大神又有新指示了嗎?』小蝶正想著,果然面前又出現那人影:「林小蝶。」

「碧軒大神。」小蝶立刻站了起來:「有什麼吩咐嗎?」

「你現在要想辦法去除阻礙他們在一起的任何因素。」碧軒說:「尤其是…長留的…那兩個人。」說完她就消失了。

『那兩個人?』小蝶想:『大神指的是誰?』她把故事從頭到尾想了一遍,除了那些妖魔和異朽閣的人,長留最阻礙他們在一起的是…『摩嚴和霓漫天!』『可是要怎麼做呢?』小蝶腦中列出了許多方案,卻又被自己一一否決。

「想不出來,算了不想了,明天再說,反正時間還很長。先睡覺!」


2015/07/12